HOME


首頁 >> 通識兩三事>>
清華校園需要什麼樣的文化經典課程-由何懷碩老師「當代藝術之死」談起 - 張翔教授
 
清華大學電機工程學系榮退教授
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教授

 

  何懷碩老師在「厚德榮譽講座」演講「當代藝術之死」時,强調“…藝術要有生命,必要從各國各族不同的、可貴的傳統中衍生、發揚。藝術不會是無根之木,無源之水;有民族精神的藝術才有多元、獨立的思想觀念、才有各不相同表現風格與藝術形式…”(參考資料一、二) 。而哲學、醫學、科學亦然,它們是各民族對於真善美、人與自然之不同看法與觀點,和其民族精神、文化息息相關。若是祗求全球化、一體化而不求多樣化,那麼我們很快就會和何懷碩老師一樣發出如下之哀嘆:「當代哲學之死」、「當代醫學之死」、「當代科學之死」!

  根據清華大學通識課程簡介,“…現有的「文化經典」課程中以中國文化經典為主的課程導向與內容,選取中國文化傳統中具有深遠影響力的重要經典,提供學生選讀。”而目前課程設計有將其改造與革新的目標,是希望針對“…處在一個急劇變化而充滿挑戰的全球化世界中,如何培養未來領導社會進步的高等教育人才,已然成為當下高等教育必須面對的課題…” “…有鑑於此,我們希望能透過文化經典課程的改造與革新,將當代各類知識領域與學科中的重要經典列入學生選讀的核心通識課程中,藉以拓展學生的視野、強化知識的廣度與深度…”其目標極為明確,而重點則是:清華大學通識中心該如何改造及革新文化經典課程!

  在此,我們若能將通識、經典、文化這些重要概念理解後,依據本校厚德榮譽講座何懷碩老師「當代藝術之死」演講(參考資料一、二)中崇高理想之啟迪,再加上我自己四十多年來教學與研究經驗,將提出對課程設計的一些想法,以便讓更多同仁批評指正。

壹、 何謂通識

  我認為“通識”是一切知識之滙通。當學子在融會貫通各種知識之後,便能將其高度概括而成為智慧, 而該人則成為智者。這和太史公司馬遷之 “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有異曲同工之妙。這也是何懷碩老師在「當代藝術之死」演講中提及所謂通儒“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一事不知以為深耻”之境界(參考資料二)。

  “通識” 不是分“科”之“學” 。何懷碩老師在「當代藝術之死」演講中提及中西文化早期雖相似而近代最大之差異在於西方文化主「分」,中國文化主「合」。 “…因為「分」,所以分崩離析,各自獨立,各走極端。造成人文世界文化與社會層出不窮的危機…”(參考資料一、二) 。從哲學高度來看,西方走向 “天人相分” ,而中國哲學則走向“天人合一”。 前者有何懷碩老師所提之弊端,而後者却可永續經營。清華大學是重科學之理工大學,科系眾多而各自獨立,教育出來的學生多為訓練有素之專才。若無通識教育之啟智作用,學子必被譏為井底之蛙。

貳、 何謂經典

  我認為經典(classics)是必須經過歷史檢驗後,具有典範性、權威性、代表性之傳世之作!即經典必須“放諸四海而皆準,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上述中之“百世”和“四海”是具有一種跨越時空特質(a timeless/universal quality) 。故經典不同於名著(famous works) 或傑作(masterpieces)。例如在第二向度:生命探索,我曾建議<黄帝內經>可以稱得上經典,主要的原因是在上述標準下,<黄帝內經>不但歷經兩千年仍有其價值而且對於生命之探索及其它向度如:思維方式、藝術與美感、社會文化、科學與技術等都極具啟發作用,故可稱為中華文化經典而當之無愧。我個人也深受其利,經四十多年思索和實驗方能暸解經絡實質為何、以及針灸鎮痛和治病的機理 (參考資料三至五) ,並領悟了為何在治療如人體這般複雜系統必需用中醫之整體觀而非西醫之還原論。

參、 何謂文化

  我認為「文化」在中文語境中是「人文教化」之簡稱,譬若“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之概念!而其本義是由源於植物之耕耘、照料其生長之土地環境而推及於人類亦需耕耘和照料。這必然意味著培養正確的道德和心智等。因此,文化可謂(人類)道德、心智、及藝術之完美與成就。錢穆先生認為文化是較偏重於精神層次而輕於物質層次,這是可以理解的。它和西方的 “culture” 異曲同工, culture所指為 the cultivation of the soul or “cultura animi” that is derived from an agricultural metaphor for the development of a philosophical soul, understood teleologically as the highest possible ideal for human development. (Ancient Roman orator Cicero in his Tusculanae Disputationes) 。

  「文化」和「文明」不同。「文化」“culture” 同源於“agriculture”, 前者講的是人而後者講的是農作物,但皆具有農業社會人與自然“天人合一” 之本質。而「文明」 “civilization”源於“civic”,具有工商業社會城市功利主義“天人相分” 之本質。錢穆先生認為文明是較偏重於物質層次而輕於精神層次,這也是可以理解的。這其中之區別是非常重要,因為我們談的是文化經典,而非文明經典。何懷碩老師在「當代藝術之死」演講中提及近兩三百年來,中華文化和西方文明對撞,中華文化輸給了船堅炮利之西方文明!我們的自信心及自尊心早已蕩然無存,剩下來的祗有自卑和崇洋(參考資料一、二)。如今在全球化的浪潮下,不祗是哲學、科學、醫學甚至連藝術都全球化、一體化了。藝術的全球化、一體化使得人類品味膚淺化,真正的藝術顯得曲高和寡,最後導致其死亡和終结;而西方科技文明一體化的大量生產製造、工業廢氣排放,致使地球暖化、生態破壞、物種滅絕,也摧毁了人類的心靈。需知人類最珍貴的資產就是保有各民族之文化、傳統、生態及生活方式多樣化而非一體化、全球化(參考資料一、二)。

肆、 什麽樣的文化經典

  我認為在討論清華需要什麽樣的文化經典時,首先可依照何懷碩老師所說,加强合乎我們自己民族性的、人本位的、和中華文化的經典,而非西方文明的經典。因為,清華大學是理工大學,西方科技文明的經典早已把我們的學生訓練為專才,不必再强調。若通識中心無法將中華文化經典的啟智作用加於清華人之上,則學子們縱然畢業也必成為無自信心及自尊心之工具而已。正如何懷碩老師所說“…藝術不但不能「全球化」,而且應該有強烈的民族與地域特質。以賽亞.柏林 (Isaiah Berlin 1909-1997) 說:文化的單一化便是文化的死亡…”(參考資料一、二)。科學、技術、醫學亦然。

  其次,亦為立即產生的問題是:到底有沒有所謂具有中華文化特色之哲學、科學、技術、醫學學術體系可以和西方分庭抗禮?其實中華文化曾領先西方文明達十八個世紀之久,僅是在近兩、三百年落後而已,其原因何在(李約瑟難題)?如能找到正確答案,那麼我們就能建立一套能與西方文明分庭抗禮之學術體系,便可以繼往聖之絕學,開萬世之太平。今年,在我赴馬來西亞拉曼大學醫學院中醫系客座時,找到了李約瑟難題正確答案,並提出更廣義之中華自然哲學數學原理三定律。它不但匯通了具有中華文化特色之哲學、科學及醫學體系(參考資料六) ,且可涵蓋牛頓自然哲學數學原理。於是,清華學子祗要能在繼承中華文化中看似古老的經、史、子、集經典基礎上,基於新的中華自然哲學數學原理,賦予經典新的意涵,必可創新並增己之長。其結果不但可以拓展學生視野、強化知識廣度與深度,也能培養出充滿自信心的治國平天下領導人才。

  這正是何懷碩老師在其演講稿末尾所說 “…西方中心世界正在沒落,非西方世界正在崛起。其中中華文化的再興,將是無可阻擋的偉大力量” (參考資料一) 。
 

參考資料一:
「當代藝術之死」何懷碩先生演講稿http://cge.gec.nthu.edu.tw/cge-news-24.html

參考資料ニ:
「當代藝術之死」何懷碩先生演講錄影http://cge.media.nthu.edu.tw/channel/show/id/40

參考資料三:
S. Chang, 2012, “The meridian system and mechanism of acupuncture-A comparative review. Part 1: The meridian system.” Taiwan J Obstet Gynecol, Vol. 51, No. 4, pp.506-514.

參考資料四:
S. Chang, 2013, “The meridian system and mechanism of acupuncture—A comparative review. Part 2: Mechanism of acupuncture analgesia.” Taiwan J Obstet Gynecol, Vol. 52, No. 1, pp.14-24.

參考資料五:
S. Chang, 2013, “The meridian system and mechanism of acupuncture-A comparative review. Part 3: Mechanisms of acupuncture therapies.” Taiwan J Obstet Gynecol, Vol. 52, No. 2, pp.171-184.

參考資料六:
S. Chang, 2015, “Needham’s grand question: its accurate answer and the mathematical principles of Chinese natural philosophy and medicine.” Tang[Humanitas Medicine], Vol. 5, No. 2, pp.1-14.


Center for General Education, National Tsing Hua University
新竹市光復路二段101號 No. 101, Sec. 2, Kuang-Fu Rd, Hsinchu City, 300, Taiwan, R.O.C.
TEL:886-3-5742835 or 886-3-5717586 FAX:886-3-5718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