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首頁 >> 通識兩三事>>科學與博雅教育或通識教育 - 徐光台教授
 

徐光台 (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節錄自向度五課程整合工作坊徐光台教授演講內容


  我們原來處在的社會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其實就是在講,天地任自然,無為無造,萬物自相治理,自在於道為整體存有的變化中。可是19世紀後,社會進入「科技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換句話說,就是步入於古希臘的邏格司(Logos)傳統,發展而為現代的高科技,那現代人就在科技的造為下討生活,產生了各式各樣的課程與問題。

  Logos是以命題的方式進行合理論述,道的傳統是採用一種比喻的方式,那這兩個方式我舉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就是古代的西方是天圓地圓,而中國的傳統裡頭是講天圓地方,在《曾子天圓》中,曾子表達他對天圓地方的見解,還轉述孔子的看法。那亞里斯多德的傳統是Logos傳統,他怎麼去推論地球是圓的?他說太楊的光照在地球上,它的影子落在月亮上,如果一部份的遮住月亮的話就是月偏蝕,從月偏蝕裡頭看到的陰影為球弧狀,所以推斷地球是圓球。

  那回到科學這回事,大部份非西方國家認為現代西方科學才是科學,而且是種客觀的知識。那事實上,科學是甚麼?西方人與非西方人有不同的看法,這問題與博雅教育或通識教育有關。科學是人為了解或解說自然而提出的概念系統,根本性質為unnatural nature of science,其實是人造出來的東西。那技術也是人造出來的東西,是人將其概念落實於器物或人身之上,把技術性的東西展現出來,那19世紀後,科學跟技術結合發展出高科技。

  那談西方的博雅教育,其實相對於工藝(mechanical art)與藝術(fine art),古希臘其實有所謂的博雅教育(liberal art),liberal art裡的前三藝:文法、修辭與邏輯,是在準備怎麼做言說、推論;後四藝則是:算術、幾何、天文、宇宙的和諧(harmony),所以科學是七藝裡很重要的一個部份。

  那我以亞里斯多德的科學理念對西方人的影響做一個介紹,亞里斯多德在公元前4世紀發展出一個統整的自然哲學,還提出了一套邏輯著作,而在其中的《分析後論》中提出了一個影響後代兩千年的科學理念。這個科學理念與現代科學的解釋方式很類似,譬如在「物理」裡是用「原理」加上其他前提來解釋「現象」;在「數學」裡是用「公設、定議」加上其他前提來解釋「結論」;在「數學天文學」裡是用「假設」加上其他前提來解釋「解說、預測天星位置」。

  那亞里斯多德的科學理念還有幾個值得注意之處,第一,科學始自原理、定義或公設、假設,是有結構的解說或證明,換句換說,當你發現你的現象不能夠用原來的原理解說,你就得換一個原理,這就是Thomas Kuhn所講的科學革命。另外不可以無窮後退,就是說物理或自然哲學從原理出發,那要問這原理有什麼基礎,對不起他不回應,他說這些問題都到形上學去處理。第二,沒有一門統整一切的科學。第三,他認為他所提的科學只是近於自然,而不是代表自然。第四,將當時的科學予以分類,基本上分為理論科學、實踐科學與生產性的學科科學。

  中世紀開始的大學,其實是根據亞理思多德的科學理念來教學,基本上把大學分為兩層的結構:博雅通識教育與其上的專業教育。神學、法律、醫學都是在培養專業的人才,它是有特定的目的,但博雅教育則無特殊實用目的,但它目的後來之大,它教的範圍以亞里斯多德邏輯、自然哲學、倫理學、形上學、加上數學天文學為主,所以這邊可以發現,當時的大學,其實科學的內容是非常豐富的。而大部份的科學革命,譬如哥白尼、刻卜勤等,事實上發生的學說革命,都是在博雅學科,而不是在專業學科,所以證明在博雅學科內有一些很好的教學方式,會影響他去發展新有創意的東西。

  那中世紀大學的教學方式,因沒有印刷術,所以用抄書的方式,抄好的文本,就文本裡頭的問題,把班上學生分為兩組,一組對於這問題提出所有有利的證據,另外一半則提出不利的證據,然後用正反的方式進行論辯,這其實是博雅教育最重要的訓練點,也是我們現在人處理事情的方式。所以中世紀的這個訓練方式,做很多的知識研究,也是後來推動民主最基礎的訓練方式。至今美國新英格蘭仍有非常多中、小型博雅的高等學校,而這些學校排名很高,但不在訓練專才,它訓練的就是剛提及中世紀的透過課程的教學方法,學會如何掌握有利與不利點去服務社會。

  那科學革命與博雅教育有什麼關係呢?16、17世紀科學革命時期,在科學理論上有突破者,如哥白尼1543年出版的《天體運行論》、第谷的《論以太世界的最新現象》、刻卜勤的《新天文學》與《宇宙的和諧》,皆是在博雅教育的學科基礎上去發展、突破。回過頭來看中國的傳統,以1577年彗星反應兩種自然哲學傳統,西方視其為異例而啟動科學革命,中國則認為是君主施政不當,引發的五行相沴之氣沴天,產生的星變異象,這也就是為什麼「科學革命」發生在西歐而不在中國。

  回到Thomas Kuhn在1962年的科學革命的結構裡頭,他延續了亞里斯多德的傳統,認為西方的科學是有結構的,所以當發現很多異例的時候,就必須要換理論,這是西方科學不斷往前走的一大主因。而我把這個東西與中世紀大學以來的博雅教育做一個連結。進一步比較中國與西方的傳統如下表格:

  中國 西方
理論傳統 氣的自然哲學 亞里斯多德自然哲學
思維方式 關聯式思維 自然主義式思維
焦點 道德、政治 自然現象
歸屬現象 星占現象 大氣現象
解說方式 政治失德下,人事活動所生沴氣干預行星而生的星變異象 納入從原理來解說現象的解說結構中
1577年彗星異象 從吉凶禍福來警示為政者 第谷進行「理論蘊含的觀察」,發現彗星位於月亮天之上,為一異常現象,造成亞里斯多德自然哲學的危機

  由此可見,我們是有跟西方非常不一樣的傳統,有其陰陽五行之氣的自然哲學傳統,不區分人事與自然,容許矛盾,同一現象可有多種解說並列並存,與西方自然知識傳統截然不同。

  19世紀對人類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轉變,在19世紀後半開始,進入科學的世紀,開始有專業的科學家,大學教育從博雅教育分化出專門系所,如物理系、化學系、生物系、地質系、心理系等非常多的科系在19世紀後半出現。另一方面法國的實證哲學家「孔德」,認為我們應該以假設來解說現象,而不追問最初因,另外他提出「社會物理學」,並以實證哲學來重建General Education的構想。

  中西的科學概念、自然知識概念有非常大的差異,一直到民初1919年新文化運動提出「德先生」與「賽先生」為旗幟,以運動的方式來帶入西方「較好」的文化,事實上我認為西方文化對人類文化最好的一點,在於博雅與通識教育上,就是教育人如何掌握有利與不利點進行論辯與反思,去解決問題。或許我們現在面對高科技帶來日異分化的現代化下,我認為更需要以「哲學」或「歷史」的省思來幫助我們思考如何在高科技社會中教科技與社會。


Center for General Education, National Tsing Hua University
新竹市光復路二段101號 No. 101, Sec. 2, Kuang-Fu Rd, Hsinchu City, 300, Taiwan, R.O.C.
TEL:886-3-5742835 or 886-3-5717586 FAX:886-3-5718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