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首頁 >> 通識兩三事>>另類的兒女親家-懷念林孝信老師
 

謝小芩老師

  林孝信老師從大學時代起,便以知識傳播造福人類為志業,半個世紀,劍及履及、席不暇暖、廣結善緣、濟世育人、不曾稍歇。他曾在多所大學任教,因著他將所珍藏台港留美學生保釣運動文獻捐贈給國立清華大學圖書館,與清大更有殊緣。謹此紀錄他與清大的特殊情誼,致上無限的感謝與懷念。

 
  認識林孝信老師大約在1990年左右。他聽說清華大學剛成立了通識教育中心,非常感興趣,而我久仰他創辦科學月刊,很是敬佩。有一回我們相約在台北信義路跟永康街口聖瑪莉麵包二樓的café,討論通識教育與教改議題,講著講著,忽然鄰座有位先生忍不住加入討論:「聽你們談那麼多,我的看法是….。」當時究竟談了甚麼,已不復記憶,但暢談情景仍印象鮮活。

  那時,孝信兄還沒有回台灣定居,常以芝加哥的士林書店 (Scholar’s Book)幫我們訂購西書。他回台定居後,一方面在清大通識中心兼課,另一方面推動新竹青草湖社區大學,常跑新竹,來串門時總提出各種有關通識與社大教育的點子。2002年我擔任通識中心主任時,共同促成了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與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合辦、在清大教育館舉行的「社區大學與通識教育研討會」,研討會論文並收錄到《通識教育季刊》。

  2003年我接任國立清華大學圖書館館長一職。某次參訪台大圖書館特藏,有感於特殊檔案文獻最能彰顯大學特色,不禁想到: 清華大學能發展出怎樣具有獨特性與代表性的「特殊典藏」? 正巧此時,經楊儒賓教授引介,葉光南、葉芸芸兄妹將其尊翁葉榮鐘先生畢生收集、有關台灣從日治後期到戰後的書籍、文件、手稿等多樣且大量的文獻資料捐贈給清大圖書館,成為第一批特藏文獻,也開啟圖書館數位典藏的系列工作。旅居美國的葉女士一本熱誠,持續跨洋「捐後服務」,不但協助解答關於葉榮鐘文獻的疑難雜症,也建議進一步典藏方向,其中之一,就是七十年代的台灣留美學生保衛釣魚台刊物。她將自己的與好友的收藏捐出,並且提點,孝信兄的收藏尤其有名。

  此後,每見到孝信兄,我就厚著臉皮以各種理由遊說他捐贈收藏。他總是溫文笑笑,雖不以為忤,但很快轉移話題。如此這般,大約過了一年多,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某日再提此事時,孝信兄忽然說,「好,我決定把資料捐給清大」。事不宜遲,我們立刻約好時間,造訪孝信兄台南的家。只見從各儲藏空間與不同角落,拉出一個又一個從美國運回台灣尚未拆封的箱子。「這箱可能是當年的芝加哥快訊 …」、「這是我們當年辦夏令營的讀書規劃…」、「啊,沒想到循環信在這裡…」。隨著一箱箱資料的開啟,我彷彿看到孝信兄一段段的生命紀錄。然後,他灑脫地一揮手:「這些都是清大的了,你們搬回去吧!」。如此這般,我們又去了林家一、二趟,每次都滿載而歸。

  感謝兩位澳門朋友捐贈一筆釣運文獻計畫經費,圖書館得以聘專任助理,整理大批的刊物、書信、手稿、文件。但無論是做分類或編目,都須先掌握資料內容;孝信兄的「捐後服務」於焉展開。幾乎每週,後腳跨出通識課堂,前腳就邁進圖書館解說資料。不但如此,孝信兄也希望七十年代的保釣運動資料盡量集中,他積極籲請當年的釣運好友慷慨捐贈,協助我們進行口述歷史。他也介紹我認識中國大陸「台灣同學會」成員,參加他們的活動,間接促成了北京清華大學圖書館的釣運文獻典藏。透過釣運文獻的徵集與整理,我們得以認識令人敬佩的老保釣們,也才有機會深入了解台灣留學生七十年代在美國保釣運動風起雲湧地來攏與去脈、精神與價值。

  早在1963年,一位美國留華學生狄仁華在《中央日報》發表了一篇「人情味與公德心」的文章,指出中國人有人情味卻缺乏公德心。一群台大一年級的學生,包括清大前副校長劉容生、東吳前校長劉源俊及林孝信等深受刺激,發起自覺運動,出版《新希望》刊物,引起極大的社會迴響。戒嚴時期容不下學生運動,《新希望》出了八期後被迫停刊。但這並沒有澆熄林孝信的熱情。1965年大學三年級時,他邀集同學組成「中學生科學促進會」,跟當時的《新生報》合作,製作《中學生科學週刊》,每周寫出半版六千字的介紹給高中生的科學新知,直到1967年出國,每周都準時出刊。他對知識與教育的熱愛、社團組織能力、辦刊物的長才與韌性此時已嶄露無遺。

  他們這群同學大學畢業後大都赴美留學。1960年代後期,美國的反戰、反種族歧視與反女性歧視的學運風潮正熾,校園不時有激烈的抗爭行動,震撼著剛從戒嚴台灣來美國的留學生們。同學們希望到美國後保持聯繫,在沒有網際網路的年代,發展出一種循環信,大家接力寫信報導各校見聞。1968年這些留美菁英多已通過博士資格考,就讀芝加哥大學的林孝信又興起發行《科學月刊》的構想。

  他風塵僕僕拜訪全美各地留學生,宣傳理念,邀請大家共襄盛舉。1969年建立起全美《科學月刊》網絡,也有了發刊辭、發行試刊號,有策略有步驟地推動科普刊物。1970年末,美國打算將釣魚台群島治權交給日本的消息傳出,這群留學生就運用《科學月刊》組織網絡傳遞訊息,呼籲大家關切。咸認,保衛釣魚台運動之所以如此迅速席捲美國各地,科月的網絡動員最是關鍵、功不可沒。

  1970年底,美國各地華人留學生紛紛示威遊行捍衛釣魚台主權;1971年4月華人留學生分別在美國東岸、西岸與首府華盛頓特區集結舉行大遊行,向美國與日本政府抗議,也呼籲國民政府保衛抗日勝利後應取回的國土。然而,三方政府的表現都令留學生們失望,保釣運動也出現不同主張與路線,終致分裂。在這過程中,留學生們也組織讀書會,探討中國近代史、國際政治經濟、西方社會發展與社會運動理論,思考中國未來的方向,並撰寫文章宣揚理念。各地的釣運刊物如雨後春筍般出刊,壽命長短不一。威力強大的《戰報》只出兩期,而林孝信主編的《芝加哥釣魚台快訊》周刊 (後改為雙周刊),1971-1979九年間共出版154期,是發行最久、最早關懷台灣社會議題的刊物。

  隨著釣運路線分裂,許多釣運參與者的命運也各有因緣轉向他們未曾預期的方向。林孝信的護照被吊銷,不得返鄉,還喪失學籍與即將完成的博士學位。但他沒有喪志,關懷行動也不曾停歇。他組織台灣民主運動支援會,創辦《民主台灣》月刊,並透過管道向國際發聲,從海外關注台灣人權,聲援弱勢群體,營救政治受難者。他也熱愛知識,再艱困的環境都堅持廣泛閱讀、組織讀書會、舉辦夏令營、出版刊物、思考國家民族的未來、為社會正義付諸實踐。直到解嚴後獲准回台,旋即馬不停蹄推動社區大學、通識教育、公共衛生教育等等教育與社會改造運動。

  圖書館同仁不敢辜負所托,認真整理文獻,讓年輕的一代有機會重新認識七十年代波瀾壯闊的保釣運動與那群精采絕倫的二、三年級世代。2009年在孝信兄與多位保釣前輩協助下,圖書館舉辦「一九七0年代保釣運動文獻之編印與解讀」國際論壇與文獻展,邀請當年投身運動的當事人來回顧這段風雲際會、愛國保土與個人啟蒙交織的青春記事。孝信兄在會中欣慰的表示,當年捐贈「好像是嫁女兒」、「很高興女兒嫁對了!」

  次年,論壇所發表的文章與討論紀錄集結為《啟蒙,狂飆,反思—保釣運動四十年》專書,呈現釣運的軌跡以及對兩岸社會,特別是對台灣之民主進程,的深刻影響。清大圖書館釣運特藏資料,常為相關主題研討會提供展覽內容與教育素材,「釣運文獻館」網站作為雲端傳播平台,隨時提供關心者資訊養分。我這媒人兼接生婆早已退下圖書館職務多年,不知不覺成了終生志工。

  2015的初夏,聽聞孝信兄身體不適,不久又聽說他赴廣州治療成效不錯。八月底,與圖書館特藏組同仁去台南探望孝信兄。只見他精神奕奕,細細說明病況與治療過程,分析療養策略與具體作法,條理清晰,循循善誘,彷彿在解說釣魚台主權歷史與釣運的意義。我們擔心談話太過耗神,他卻完全不以為意。話鋒一轉,又熱切談到新年度釣魚台教育計畫,全台巡迴之後,希望再回清大舉辦一場,並擬恢復定期到圖書館協助文獻整理等等。

  在孝信兄樂觀與自信感染之下,我們滿懷信心回到新竹,期待著他繼續來說保釣故事。未料他不久便病情惡化,於年底辭世。消息傳來,深感扼腕與失落,還有那麼多事要向他請教、需要他幫忙;而這日益騷動不安的社會,更多麼需要孝信兄這樣的人格典範!

  孝信兄一生經歷許多困頓與磨難,但總有超常的能耐,在荊棘叢中開闢出新徑,將荒野墾殖出花木。我常想,能如此淋漓盡致活出風采,夫人陳美霞教授一路上勇敢堅毅地相知相挺相扶持,絕對是的重要支撐。就這一點而言,孝信兄毋寧是幸福的。孝信兄,請您安心好走。

 


Center for General Education, National Tsing Hua University
新竹市光復路二段101號 No. 101, Sec. 2, Kuang-Fu Rd, Hsinchu City, 300, Taiwan, R.O.C.
TEL:886-3-5742835 or 886-3-5717586 FAX:886-3-5718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