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首頁 >> 通識兩三事>>國內『工程倫理』教育率先在清華萌芽
 

周卓煇教授 清華大學材料科學工程學系

請問
  【個案一】 「你在夢中的發明,是你的還是公司的專利?」

  【個案二】 2014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之一,中村修二博士,他為「日亞」公司發明並申請了藍光LED的專利,公司因此賺了鉅額的權利金;但是,「日亞」卻只給中村博士2萬日圓的犒賞;中村憤而離職,卻又遭到公司提告,無奈反告;經一審判定,「日亞」需賠償中村修二200億日圓;請問:「員工告公司-中村修二告「日亞」,有違『工程倫理』要求嗎?」

  【個案三】『挑戰號』太空梭,隔天清晨就要發射升空;從氣象預報Roger發現:「到時候,升空的溫度太低,將使高溫下使用的橡皮環彈性失效,導致火箭推進器的燃料外洩,產生危險!」因此,反對升空;但是,公司的管理高層,卻一反常態,不顧Roger等工程師們的專業判斷與反對,做出迎合「太空總署」期盼升空的決定;如果你是Roger,這時候,你該怎麼辦?

  【個案四】『鐵達尼號』-世界最大的豪華遊輪,風光首航!船長在船東的利誘下,不顧新船新引擎需要逐步的磨合試車,反而全速前進,希望以破紀錄-『最快的航速、最短的航時』,抵達紐約港口,以便登上全球媒體的頭版;此時,海上傳來冰山出現的消息,但是,船長不顧警訊,仍執意全速挺進;這時候,身為副手的你,該怎麼辦?

  以上個案,如果,連我們當老師的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我們又如何期盼我們的學生,在畢業之後,在職場當中,在各種狀況下,可以處置得當、進退得宜呢?這就是為甚麼要有這堂課的原因!

話說從前
  值得我們引以為傲的是,民國78年,清華和中原大學,同時同步開啟『工程倫理』這一門課,至今24年。

  這門課,後來成為教育部大學系所評鑑的一個重點項目,尤其是工學院;UCLA工學院,因為缺少這一門課,而在評鑑時被要求改善!他們還因此,從工業界聘專人,來教授此課程;畢竟,他們中間沒有一位教授,曾經受過類此訓練,或是有經驗開授過此課。

  台北某大學工學院,也是因為沒有這項課程,而被要求改善!但是,該院積極面對缺失,就算是他校借將,也要把課程開出來;結果,經過努力改善,次年評鑑,重新獲得評審的肯定。

  新加坡會強,有它的原因!這個國家重視政府清廉、重視專業倫理;新加坡大學的工學院,將『工程倫理』列為必修科目;但是,又為了讓教師有較多的時間從事研究,必須減少授課時數,故而朝向「大班教學」;因此,每一次『工程倫理』上課,就是上千個人。

  反觀清華,過去曾經有一陣子,某二長聯手限制此課程的開設,除了找出幾個理由不再准許借用大禮堂上課之外,若是要借,就要收費;並且,「好心」、「主動」要幫授課老師找「小教室」給這堂課用,想在修課人數方面,做出技術上的限制;理由之一是,某長認為:「工程沒有倫理這回事!」;另一個長的理由是:「這門課影響其他通識課的選課人數!」曾有幾年,這堂課只好窩在空間設計極差的教室殘喘。

It is a jungle out there!
  如果,我們不先將我們的學生訓練好、裝備好,就一股腦的把他們送到職場上去,讓他們無預警的去承受「不必要的苦」、「不必要的傷」,那等於在害他們!相反的,我們應該為社會培養有能力、更有專業操守的公民而努力。

不是理論-因為學生的努力,學生開始喝到乾淨的水
  「宿舍飲水機的水很渾濁!半夜再餓,同學都不敢拿來泡麵!」「受不了的,只好冒著寒風到宵夜街買吃的;只有少數幾個不怕死的,照舊泡麵來吃。」『工程倫理』課上了幾年之後,有一位同學,在下課後向我反映。

  「怎麼辦?」同學問我。

  「你會怎麼辦?」我反問同學;不是我在推卸責任,而是我管的「閒事」,已經太多了!況且,同學也必須要學著自己解決問題,等到真正遇到困難時,老師再出手幫忙也不遲!

  「要不要把這個問題當作期末的個案?試著解決看看?」我鼓勵同學試試看。

  結果呢?『飲水機問題』竟然被同學解決掉了!

  就在學期當中,當有兩組同學,先後向校方負責單位,問起同一個『問題』時,宿舍原有一般型的飲水機,不知怎麼的?立即全面的更換,更換成逆滲透型的飲水機;從此,同學在宿舍裡,開始可以喝到乾淨的水!用乾淨的水泡麵吃!

  這是百分之一百真實的故事!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我們的學生,是有能力解決問題的。」「而且,有些問題的解決,比想像中的容易,只要肯去發掘、瞭解、面對!」

  其實,期末報告的時候,第一組同學最後的結論是:「飲水機沒有問題!」因為校方告訴他們:「學校簽有專門的公司,有專人定期的在負責保養維修,而且,都有維修簽名紀錄可考。」但是,同學們無法解釋:「為什麼飲水機的水一直是渾濁的?」

  然而,第二組同學額外發現的是:「如果,一切都是按規定維修保養的,那麼,飲水機的水,為甚麼還是混濁的呢?」接著,他們發現:「全校眾多的飲水機,都是同一個人在保養。」

  經過計算,他們發現:「這個負責維修的人,必須每30分鐘完成一台的維修或保養!」而且,這都還沒有把他走路、爬樓梯也需要的時間扣掉。

不是理論-清華在全國之先,實施校園軟體版權化
  「聽了這堂課之後,我覺得自己不應該再使用盜版的軟體;但是,合法軟體實在太貴了!可不可以請老師號召全校師生,一起合買團體版的?會便宜很多。」魏同學在課後向我提到,他有使用一個套裝軟體,功能很強,但是,「有版權的」真的很貴;他認為「號召50個人,一起購買團體版」,是一個不錯的解決方式。

  「你要不要先試試看,用你的魅力,或透過學生會的號召?」

  「雖然我認為學生人微言輕,師出無名!但是,我會試試看。」魏同學答應。

  . . . . . .

  「好吧!換我試試看。」經過一個月,魏同學沒有說服任何一位同學;我便依照承諾,答應接手;首先,我在系上的公佈欄上,張貼『團購合法軟體』的消息。

  「周教授,你這樣做,有什麼好處?」隔了幾天,當我到公佈欄去看有幾個人登記的時候,系上一位○姓教授在旁問著。

  「可安心使用合法的軟體,而且便宜!不是嗎?」我心裡著實不爽這位教授的質疑。

  「我不是在說這個啦!」○姓教授急忙解釋。

  「我是說,你這麼辛苦,而軟體商卻什麼都沒做,就可以做到一筆生意,難道他們不該給你什麼好處回饋嗎?」○姓教授可不是隨便講的,他是認真的!因為,隨後,他又補強了他的「論點」。

  「就像是國科會的計畫,我們寫得累的要死!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經費,才可以購買設備;而廠商呢?他們什麼都沒做,只是把設備賣給我們,就輕鬆賺到錢,當然要給我們一些回饋!」○姓教授義正辭嚴的說著。

  當下,我把徵求大家『團購合法軟體』的張貼,從系上的布告欄取下;因為,繼續幫下去,只會讓眾人「狐疑」,屆時,跳到黃河都洗不清。

  但是,這樣又如何向魏同學交代呢?『工程倫理』難道只是理論罷了?有太多的問題,就是沒辦法解決,就連老師出馬也是一樣,是嗎?

  迫於無奈,只好將此問題,轉到校方計算機管理委員會;然而,『危機就是轉機』!經過兩年,終於突破校方前後兩位主事者「軟體商是奸商」的說法,校園內軟體違法使用的問題,獲得正視,『購買團體版,合法使用軟體』的建議,終於被接納。

  次年,清華大學成為全國第一個使用合法校園軟體的學校;比『團體版』更好的,我們使用的是『教育版』,全校師生都可以用。

不是理論-因為清華,電動機車國家政策制定、國家計畫啟動
  「周教授,謝謝你們!」在『電動機車推動』多年後的有一天,一位電動機車業者笑瞇瞇的說著。

  「謝什麼?」我杖二金剛摸不著頭。

  「要不是你們清大師生之前努力的推展!到現在,還沒有人知道『電動機車』是什麼東西呢?」

  「周教授,謝謝你!」「要不是你們清大師生的努力,到現在,『電動機車』還不知道在哪裡?你們當時利用『老師告學生』炒作新聞,演得雖然不是很真!但是,效果卻是很好!」「就算我們花幾百萬元去刊登廣告,也不會有那個效果!」另外一位業者,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場合,說著同樣的話。

  這已經是很後來才知道的事了!而且,不只是一個人這樣認為:「當年,清大為了推動『電動機車』,師生聯合演出『學生質疑老師經營商業行為』、『老師一怒遞狀告13位學生』、『為了春風化雨-老師撤銷告訴』戲碼!」「無報不登,全國連載!」「兩天之內,島內,少有人不知道電動機車的!」

  其實,這只要是當時的清華人都知道:他們誤會很大!

  但是,誰知道?這一切,只因為我在負責『工程倫理』的課,必須『身教』、『身先士卒』。

  誰又知道?這一切,只因為我希望:「我們的小孩,有一天,可以吸到乾淨的空氣。」

  這一次,『電動機車推展』這項工作,用掉了我7年的歲月;為了那場訴訟,律師也收了我 5萬元;儘管我後來撤銷了告訴,她也沒有退我半毛錢,她說這是行規!但是,我哪知道?她事先也沒有講。

  但是,誰又會知道?『無心插柳,柳成蔭!』我們在清華開始推動的電動機車,在行政院2568次會議中定調,只是為了一門課中的一個念頭,電動機車的推動,開始成為『國家政策』!

  『電動機車國家計畫』裡,四年之中,共編列了63億元預算,而且是專款專用;但是,2000年的政黨輪替,卻讓此政策空轉了八年;直到今天,電動機車反倒在大陸許多城市盛行,每年銷售3,000萬輛;看著人家的空氣變好、經濟在轉、節能減碳,不自覺得的,替台灣的孩子們感到悲哀!

小結
  在清華唸書的時候,經常可以從老清華人身上嗅到一種格局,一種偉大的格局;張明哲校長告訴我們:「上大學,最重要的事,就是學做人!會做人,才能做事!才能成為社會上有用的人」

  如果,我們把格局限縮了,只想到爭取個人的頭銜、獎項,只想到在專業上較長競短,忘了老師的首要職責,乃是在教導學生、建立學生,使他們成為社會上有用的人,幫助社會做出有益的事,那麼,『通識』真的只能是一種調劑、一種點綴!但是,我們必須把格局放大,也必須知道:清華學生的成就,才是清華教授真正的成就;而清華學生的成就,必須建立在健全的品格基礎上面;如此,我們便能體認:『通識教育』,就是能夠在學生品格接受陶冶之中,產生畫龍點睛之效的教育!

  最近,收到充滿熱情理念林文源主任之邀,也為了效法家母及時行善的風範,藉助『通識兩三事』一角,報告個人在『工程倫理』課上的往事、點滴之外,更要為『清華通識中心』打氣!加油!因為,清華的未來,台灣的未來,不在你之外!

周卓煇 在慟悼家母之際提筆

 


Center for General Education, National Tsing Hua University
新竹市光復路二段101號 No. 101, Sec. 2, Kuang-Fu Rd, Hsinchu City, 300, Taiwan, R.O.C.
TEL:886-3-5742835 or 886-3-5717586 FAX:886-3-5718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