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乃時任通識中心主任之楊叔卿教授 (任期2008.08.01~2011.07.31),應復旦大學通識教育期刊之邀於2009年所作之論文,適逢清華通識教育中心成立二十年(1989~2009) 。本文以清華大學為例,闡述通識教育在台灣之發展與通識教育理念,介紹通識課程的規劃與施行具體實踐,並整理歸納出清華通識教育發展的三大階段,描述清華當時通識教育的改革重點,最後作統整性的通識教育省思與檢討。)

摘要

  本論文探討通識教育之理念與實踐,以台灣清華大學為例。本文作者經相關文獻析讀,參閱台灣清華通識教育中心資料,輔以作者長期參與台灣清華通識教育之親身經驗後,於本論文中簡要闡述通識教育通識教育理念;介紹清華大學遷台後的通識教育發展與通識課程的規劃與施行具體實踐,歸納出台灣清華通識教育自1980年推行至今,其實踐過程约可為三階段:探索期(1980-1989);發展期(1990-2000);改革期(2001起迄今),作者描述近年來清華的通識教育改革重點;最後作統整性的通識教育省思與檢討。

壹、引言

  台灣清華大學於1989年成立通識教育中心(Center for General Education),作為推行通識教育的專責單位,迄今正好二十年。當年通識教育中心的成立,在台灣高等教育中屬創舉,其意義顯示清華大學當時對通識教育的重視與長期投入的決心。回首通識教育中心在五分之一世紀的漫長歲月中,歷經校內院系擴增、學生人數成長、在校園組織架構上調整與社會環境的變遷,期間也有多項階段性的代表性建樹,如於1989年協助成立通識教育學會、自1994年三月創辦「通識教育季刊」、2005年參與「通識在線」創刊,此外,特別有意義地是自2001年起清華開始進行長期通識教育核心課程規劃與通識課程改革,並於2006年式實施核心通識及選修通識修課制度,且於2006年配合清華學院的成立,協助清華學院進行課程規劃設計等等。作為台灣首創推行通識教育的專責單位,成立二十年來經歷多次的通識教育推行發展與變革,在通識教育的理念與實踐歷程上,有許多值得回顧、記錄、探討與前瞻。因而,本文作者經相關文獻析讀,回溯參閱台灣清華通識教育中心文件,輔以作者長期參與台灣清華通識教育的親身經驗後,將以台灣清華大學為例,擬在本論文中簡要闡述通識教育在台灣之發展與通識教育理念;介紹清華大學遷台後的通識教育發展與通識課程的規劃與施行具體實踐,描述近年來清華的通識教育改革重點;最後作統整性的通識教育省思與檢討。

貳、大學通識教育的理念發展與內涵

  綜觀古今中外教育制度的哲理演進與發展脈絡,其核心價值隨著人類文明與科技的社會變遷不斷轉化 (葉啟政,1987;金耀基,2003 & 2008)。邁入二十世紀以來,因應「全球化」與「知識經濟」的時代環境,人類生存所需的精神內涵與多元能力,從人本教育、全人教育、博雅教育到通識教育的倡導及推行,益發彰顯健全人格發展的實踐,不僅只於專業知識的傳授、思辨能力的訓練,更甚以人文薈萃的薰染為教育主軸。而台灣社會經濟歷經數十年的蓬勃發展,功利主義蔚為價值主流,加上教育體制分流過早及過度強調專業知識,實施通識教育漸有其必要性 (沈君山,1993;劉兆玄,2005)。台灣的高等教育中,正式推行通識教育,始於1985年四月五日由教育部發佈的「大學通識教育選修科目實施要點」,要求各公私立大學及獨立學院辦理通識課程選修制度,這是台灣高等教育上的重要發展。1985年推行通識教育,把通識教育作為台灣大學教育的理想,其必要性乃基於下三點理由: (1)促進人文學術與自然科學的交流;(2)加速從傳統到現代的轉化;(3)促使教育從割裂走向整合(黃俊傑,1987)。正如通識教育泰斗芝加哥大學校長何欽思 (Hutchins, 1936)所強調,通識教育之於當今高等教育的必要性,乃相應於過去幾世紀以來科學分工與專業的趨勢而來,大學教育並非僅只於訓練技術,而是透過落實通識與人文關懷的理念來培養公民。

  然而,長久以來通識教育之理念眾說紛紜,古今中外說法多元,通識教育應有其時代性、國度性、社會性、大學情境之差異考量。通識教育本即應與大學之教育理念宗旨相密合,以近半世紀而言,1945年哈佛大學的《自由社會的通識教育》紅皮書,陳述通識教育是民主社會中責任者和公民的養成教育 (蔡達峰,2007;賴鼎銘,2008);芝加哥大學前校長何欽斯主張發展理智能力乃高等教育之首要目的,要求大學生精讀西方經典,作為經典所代表的文化承載者 (李曼麗,1999;林孝信,2006;蔡達峰,2007)。清華大學前校長梅貽琦先生 (1941)在「大學一解」文中闡述:「通識為本,而專識為末;社會所需要者,通才為大,而專家次之」(王俊秀,2005;劉鳳怡,2005)。前台大校長虞兆中是台灣最早提出通識教育作為教育理想的教育家,在1981年他根據人本身具有可塑性的特質,主張通才教育,認為大學教育既是高等教育中一個基礎教育的階段,應施以通才教育,可使大學畢業生在就業和繼續深造時,都可在相當廣大,相當具有彈性的範圍內取捨、伸展。如果一個人具有這些基本的東西,他就有高度調整自己的能力,足以適應這個變遷日亟的社會。通才教育就是要教授學生這些基本的東西」(沈君山,1993;黃俊傑,1987;葉啟政,1987)。

  台灣清華大學前校長劉兆玄認為通識就是「五識」:知識、常識、見識、膽識及賞識。他認為很多創新的能力不見得來自高深的知識,而是來自能觸類旁通的常識;不止要『見』,還有『識』,也就是不但有『遠見』,還要能『洞悉』;看得遠,也看得深,才能稱為『有見識』;膽識是敢於不人云亦云,敢於對既有的知識制度、作法、想法…中任何不理想的地方提出質疑,提出新的看法、作法;敢於嘗試別人沒有試過的創新事情;賞識除了培養對世上美好的物、事、人…的欣賞以及品味的提升外,它更是一種胸襟」(劉兆玄,2003 & 2005)。再者,台灣清華大學前校長劉炯朗院士以為,大學教育在培育有教育素養的人,一個有專業訓練,積極參與社會事務,有文藝素養,而且關心政治的人。大學教育是要培養學生:能夠獨自地、深入地、且有條理地做批判思考的能力;能夠清楚、確切、有效地表達自己;能夠傾聽別人說話,弄清楚人家說什麼,並分析與綜合人家的意思;道德、倫理觀,能做正確判斷與選擇;能接納、欣賞與尊重不同族群與文化 (劉炯朗,2008原文為英文,本中文引述自彭森明,2009)。而台灣教育部近年來評鑑大學通識教育時,對通識教育所下的定義為:通達貫穿之知識,以使學生將來能具備在基礎知識之間自我演繹的能力,進而擴展其知識視野,強化公民社會的「向心力」 (教育部評鑑報告,2008) 。

  實則各大學與校長對通識教育皆有其獨到之見解,有些是具體知識性的獲取、統整與應用,批判思考的能力的訓練,而有些是抽象視野、價值、氣度、人格的薰陶養成,然而,整體而言,在台灣要推行通識教育所依據之前述三點理由必要性及滿足校長們對通識教育的期許,在現今大學的教育中究竟要如何落實及達成以上的多元通識教育理念與觀點,培養出理想中的全才之學生,正是長久推行通識教育的最大挑戰。台灣清華大學前校長沈君山在1993年的「通識教育規劃報告」中即曾明白指出:「通識教育不能僅僅是智育,不是開幾門課就能達成,但這是一個基礎,是具體可做的基礎。」;「通識教育不能只是理論,最重要的是能實踐」。立於古今中外廣義之教育觀點,如《說文解字》教育上施下效養子使作善之觀點 (許慎,1965) 與美國杜威 (Dewey) 「教育即生活」(吳清山,2006),綜言之,通識教育除了為達各校教育宗旨理念而設計的通識正規課程外、各類學術體能競技活動等潛在課程、教師之身教及校園的環境等,皆應是推動通識教育的重要元素,始能達成全人教育理想之境。然而,幾乎至目前為止,論及通識教育之施行,主要仍以課程之規劃與學習設計等具體教學為主要之考量。一般而言,在大學校園中以學分數計算的課程與教材內容是最具體、系統化、且可立即以量化顯現其學習成果,但因侷限於智育知識性的獲取,卻未必達到諸多教育學者期望中的通識教育理想,然而要見到學生展現視野、價值、氣度、人格的薰陶之通識教育推行成果,應是大學要全面重視且投入的百年樹人之業。再者,況且今日之大學已多元化,談論通識教育宜應進一步思及各大學之性質、特色、各自發展之重點與學生背景與需求(彭森明,2009)。

參、台灣清華大學通識教育發展的沿革與施行

  台灣清華大學於1956年在新竹復校,秉持「厚德載物、自強不息」傳統校訓,期許清華學子接物度量,寬厚猶大地之博厚,無所不載,研究學問像天之運行不息,不得有間斷停止研究學問 (台灣清華大學校史紀錄片工作小組,2007)。台灣清華大學復校初期設立理、工及原子科學三學院,為一所以理工見長之大學,漸漸發展至今有理、工、原子科學、人文社會、生命科學、電機資訊、科技管理七學院與共同教育委員會成為較為完整之大學。清華通識中心原稱共同學科,1980年以前僅為一個組織較鬆散的教學研討會。1980年,始擬議給予共同學科正式之編制,並將之隸屬於理學院。1982年,共同學科之行政業務及發展方向,逐漸步入正軌。於1984年,清華人文社會學院成立,共同學科於1985年單獨成為一個與系級平行的行政單位,經近十年的發展,共同學科之教學範圍逐漸擴大為涵蓋大學通識教育之諸多面向。1989年,清華大學決議將「共同學科」名稱改為「通識教育中心」(Center for General Education),隸屬於人文社會學院,作為一專責單位積極規劃及推行通識教育,此一改制為全國之創舉。1995年校務會議決議,通識教育中心隸屬於新設置相當於院級之共同教育委員會。

肆、台灣清華大學通識課程的規劃與實踐

  依相關文獻整合、分析、歸納,台灣清華大學自1980年以來,通識教育發展與施行大約可分為三階段:第一階段:探索期(1980-1989);第二階段:發展期(1990-2000);與第三階段:改革期(2001起迄今) (圖一)。

圖一 台灣清華大學通識教育發展與施行三階段與代表性活動
資料來源:本文作者依台灣清華通識教育課程資料整理歸納。

  在第一階段的探索期中 (1980-1989),於既有的共同科目外,另增設通識教育課程。台灣清華通識教育課程較有系統的規劃係於1984年人文社會學院成立後,聘請當時的中央研究院院士李亦園先生擔任院長,在李院長的策劃下設計出台灣清華的第一套通識教育課程 (請參見表二)。本探索期間,自1984年至1986年三年中的通識教育課程變化很大,每年不同。1984學年度開出10科目通識教育課程 (請參見表一),次年的1985學年度則依課程性質把通識教育課程分為八組 (請參見表二),每組下設二門課程,共十六課目,而復於1986學年度則把所開出的通識教育課程歸納為人文學、社會科學、自然科學與哲學三大類組(請參見表三)。而自此以後,也大致奠定台灣清華通識教育課程開課規劃的基礎模式。

表一 台灣清華大學1984通識教育課程
資料來源:整理自 李亦園(1987)。通識教育在清華。大學通識教育研討會論文集。
表二 台灣清華大學1985通識教育課程
資料來源:整理自 李亦園(1987)。通識教育在清華。大學通識教育研討會論文集。
表三 台灣清華大學1986學年度通識教育課程
資料來源:整理自 李亦園(1987)。通識教育在清華。大學通識教育研討會論文集。

  此後,進入第二階段的發展期(1990-2000),自1990學年度至於2005學年度正式實施核心通識前,皆以三大領域:自然科學、社會科學、人文藝術三門九類的方式,而對不同學院學生選修通識教育課程給予規範。在第二階段的發展期(1990-2000)間,主要皆在自然科學、社會科學、人文藝術三門九類分類領域的範疇下增減課程之開設,且努力於如何讓通識教育課程與其他共同必修科整合(包括國文、英文、中國通史)。期間曾有沈君山(1993)先生帶領多位台灣清華大學教師,共同承接教育主管機關委託「通識教育課程規劃及實驗教學」研究計畫,除推行「共同科目通識化」外,再增設8學分的通識教育課程,分為自然科學與人文社會兩系列,並分成兩階段實施 (請參見表四),但止於計畫研究層面。台灣清華大學歷經十年左右的通識教育發展階段,積極推動通識教育,每學期開設近百門通識科目。該課程規劃已成為台灣各大學通識教育之重要參考架構。然而,面對近十數年來資訊時代來臨及台灣社會快速變遷,不論是大學所處的社會脈絡,或是大學生的特質,都有明顯的變化,通識教育課程實有進一步改革整合提昇之必要。

表四 台灣清華大學1993整體通識教育課程
資料來源:沈君山等(1993)。通識教育規劃報告。台灣教育部委託之「通識教育課程規劃及實驗教學」研究計畫。

  第三階段為改革期 (2001起迄今),進入二十一世紀,通識教育中心致力於通識教育課程革新,能朝下列三方向努力。首先,面向全球化競爭,順應大學發展趨勢時,希望重視全球與在地的雙向關懷,專業能力與宏觀視野的培育;促進學科間的整合與對話;注重學術的原創思維與典範意義。其次,在宏揚清華大學精神上,能提振水清木華的風格,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學術性格;增進東西方文明的對話,促進科學與人文的融會;體現清華校訓,自強不息–專注與熱情做為學術與志業的活水源頭;厚德載物—具有多元角度與民主風範的時代精神。再者,重視以學生為本位,在要求學術專業素養下,透過學術課程及潛在課程加強團隊精神的培養;培育學生於各層次社區環境與多元文化建立起相互尊重與合作的夥伴關係;在高度競爭的全球化趨勢下,涵育安身立命的智慧與鑑賞品味;增加通識課程的多元性與整合性,協助學生適性發展及深造上的需求。

  因而,台灣清華大學自2001年起開始進行國內通識教育前所未有之改革,清華通識教育中心針對台灣社會與教育情況,歷經四年 (2002年至2005年) 與一年試驗始完成核心通識七向度課程規劃之階段性任務。核心通識課程之推出,希望藉以發揚清華校訓與賦予傳統優良學風的新時代意涵,詮釋與凝聚清華教育之核心價值。自2006年起,台灣清華大學核心通識課程經整合校內相關必修課程進行下列變革,將全校共同課程30學分重新規劃,亦即共同課程分為三層(請參見表五):
第一層為必修語文10學分,包括大學中文(2學分)、大學英文(8學分)。
第二層為核心通識必修課程10學分,核心課程分為七大向度,包括思維方式、生命探索、藝術與美感、社會文化脈動、科學技術與社會、文化經典〈由中語系負責規劃〉與歷史分析〈由歷史所負責規劃〉七向度,其中各向度皆設計有三至五門不等的核心課程,學生從中七選五,總計10至15學分。
第三層為通識選修課程10學分(依學門分為三門九類),學分數介於8至10學分之間。非核心之其他通識課程,皆為選修課程。提供學生多元化的認知視野及人文體驗;獨立思考的析辨能力及理性價值判斷的智慧;提供人文與科技間的對話;理工學科與科技知識間的交流。

表五 台灣清華大學2006年全校共同課程學分表

伍、 台灣清華大學之通識課程改革與社會趨勢

  第三階段改革期之通識教育,包含:(1)基礎通識核心課程與(2)進階、應用或多元的通識選修課程。通識核心課程之教育總體目標內容為:(1)相關學科之學術入門基礎,(2)廣博且均衡之知識背景,(3)批判反思與綜合推論能力,(4)全球與在地雙向的視野與關懷,(5)多元歷史識見與文化藝術涵養。其次,通識選修課程之教育目標則為:(1)以核心通識為基礎的進階課群〈或學程〉設計〈專業知識取向〉,(2)多元能力的培養〈包括創造力、團隊合作能力、溝通表達能力、社區參與能力、動手做與行動力、自我學習與終身學習能力等〉,(3)聯繫共同教育與各系的課程規劃需求,建構完整的全校課程地圖。核心通識課程之推出,希望藉以發揚清華校訓與賦予傳統優良學風的新時代意涵,詮釋與凝聚清華教育之核心價值。因此,在七大向度中之規劃與課程安排上,特別著重學術的典範意義、學科間的整合交流、傳統與現代的對話,以及時代意義與價值的闡發。各向度間呈現有機的組合,與其他向度知識進行同一課題,但角度旨趣各異之交流。而選修通識分類為三門九類,此九大類課程的內涵,是以專業知識的通識化及結合現代生活基礎技能為設計之準則,每類別之課程儘可能的多元化、學術化與經驗化。目前通識教育中心每學期推出之通識課程,少則一百二十多門,多則一百六十餘門,以學生課程比率,堪稱台灣高教中最廣博的通識教育課程。

  第三階段改革期除了在核心課程的規劃外,也在校園中以通識教育中心為主體,推出多項引領全人教育的非正式課程與校園潛在課程活動,例如,獨具特色的清華思想沙龍。清華思想沙龍於2005年11月9日,在清大校園正式成立,繼承八十多年前清大梁啟超、王國維、趙元任、陳寅恪等「四大導師」開創的人文傳統,從清大校內咖啡廳的小小講座,到大禮堂的千人思想盛會,培養清華人的「世界公民意識」,在校園內外引起廣大迴響與影響,發起於清華的思想沙龍成為點亮全台思想的繁星。

  其次,在課程的施行上,希望學生不僅能坐而論道,且能起而力行,推出行動導向及問題解決導向通識課程設計,加強學生以行動力、問題分析與解決之能力與對生活週邊人事物之關懷。此類課程之目的,係基於現實世界問題,以學生為中心之教育模式。強調把學習設定到複雜、有意義之問題情境中,透過學習者之合作以解決真正問題,從而學習隱含在問題背後之知識,形成解決問題之技能與自主學習之能力以呼應多元能力之培養。這些課程也應用清華思想沙龍模式,帶動學生走出校園,與社區、企業、國際接軌。2008學年度已開設「生涯探索」、「跨界與探索」、「社區與NGO實習」、「現代藝術創作專題」、「策展理論與實務」及「科技產業問題剖析與解決」等課程,獲得師生及外界的正面迴響。

  另外,清華大學為因應社會的變化,落實通識教育理念,除了致力於可量化顯現於具體課程之改革外,也重視教室外生活品格教育之培育,進而於2008年創立「清華學院」,此學院是以宿舍生活、名家啟發及社會關懷作為三大主軸,擷取世界頂尖大學住宿學院之精神,加以融合清華的特色,所有的生活及學習課程都圍繞在宿舍,繼而延伸規劃出多元的教育課程,其中以邀請各界名家至清華學院授課與演講最具獨創性,藉由各方的傑出人士教學,提供學生兼具深度及廣度的學習,進而使學生能夠充分展現潛能,並培育其博雅素養,實踐「知識探索」與「人文關懷」,成為文理兼修、學養俱優、氣度恢弘的清華人。

陸、 台灣清華大學推行通識課程之省思與檢討

  目前通識教育課程改革仍進行中,許多項目仍待評估整合,例如,核心通識課程實施與評量,除了每學期末由學校課務組進行的教學意見調查外,通識教育中心於2008學年度針對已推行三年的核心通識課程一至五向度開始進行全面檢討,內容包含課程目標、質與量、教材教法、成績評量與學生意見回饋等面向。期能將檢討結果將作為改善核心通識課程之依據等。

  台灣清華大學自1989年成立通識教育中心,作為推動通識教育的專責單位,有專任教授長期扮演通識教育積極的推手與改善之動力,因而,二十年來,台灣清華大學的通識教育一路探索如何落實施行有清華特色的通識教育理念,不斷地經由努力與創新教育學習的方法,在台灣的高等教育中長久以來居於引領通識教育的重要地位。例如,自2001年台灣清華大學規劃核心通識課程並於2006的施行,多所國立大學跟進,成為推行通識教育的主流作法之一。

  經教育部於2004年及2008年兩次,分別對台灣研究導向型的大學進行通識教育評鑑(教育部,2004 & 2008),兩次通識教育評鑑的結果,台灣清華大學整體而言,皆有其獨具之特色與優良的表現。然不可諱言,通識教育中心成立二十年來,歷經校內院系擴增、學生人數成長、在校園組織架構上調整與社會環境的變遷,台灣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也有其值得檢討、努力提昇的方向,尤其通識教育在理念與實踐中有其既有之難度與挑戰,更何況還有認知與社會價值上認定之差異(沈君山,1993)。誠如通識教育評鑑中指出:「通識教育的成效相當程度的依靠校長及通識教育主管的健全理念、推動熱誠和充分授權」,大學通識教育主事者足以成為推展通識教育的關鍵性因素,從通識教育的理念、定位、資源到課程與師資,都取決於主事者對通識教育的理想藍圖與願景。

  相對於其他大學,台灣清華作為一所研究導向型的大學在通識教育的推行上已相對居於優勢。但經二十年後,清華由當年只有四個學院發展至今日有七個學院的一所綜合大學,大學部學生也由當時約2200人增至目前的5600人左右,台灣清華通識教育仍有改善之空間,主要方向如下:(1)在具體、系統化、且可立即以量化顯現的課程與教材內容上:至今許多通識課程的開授,除了由通識教育中心負責大部份的課程外,已有相當比例的課程由其他院系支援,通識教育中心在組織架構上等同於一個系,是屬二級單位,因而,在通識教育中心之上,除了現有的共同教育委員會外,需要成立跨院之課程規劃委員會,以積極協商審查全面通識課程,以及鼓勵促成更多理工領域教師願意投入為人社科管背景學生設計開授之通識課程及研發合適之教材;(2)在抽象的通識教育,如學生視野、價值、氣度、人格的薰陶方面:如今有多元豐富的「清華學院」、思沙龍、藝術工坊、校園藝文演講系列座談、梅竹賽、國際志工、夜貓子電影院等活動實施,但需要更多學院教師的參與及身教,因為抽象的通識教育是所有大學教育者的共同責任;(3)在學生的學習方法方面:如何結合新世代學子對資訊科技的歡迎,以數位科技與多媒體網路教材融入教學,提昇其學習動機與興趣,具宏觀國際視野,培養符合清華校訓的清華人,皆是台灣清華在通識教育上應繼續努力與改進的方向。

楊叔卿(2009)。通識教育之理念與實踐:以台灣清華大學為例。復旦通識教育,3,1,82-96。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