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主憲政的社會中,並不能只依賴憲政制度的設計,還要強調公民應有的德行(Civil Virtues)。一個持續、健全成長而有的良好秩序的民主憲政社會,必須要培養公民應有的德行,若只是依賴憲政制度的規範或制度內的制衡,並不能保證民主社會的公平正義。加上,全球化已使得世界出現文化倫理與價值觀的危機,公民社會需要專業民主憲政素養,以提升公民理性的判斷力與公民德行的實踐。健康的民主憲政社會,有助於現代法治社會之穩定,同時還需要公民徳行。

  如何培養大學生現代民主與憲政知識,並把德行從個人的修養層次,提升到政治、社會層次,追求政治、社會群體的公義,整合個別私利達到整體利益圓滿實現的能力,這就是民主與法治通識課程教學的目標。現代人若要調節公利和私利之衝突,必須在憲政架構下,透過溝通和討論,養成相互尊重的德行,同時運用教育管道與歷程來培育多元價值與利益的認知系統與觀念系統,進而達成社會正義,以因應全球化社會的需要,進行台灣民主社會的倫理建設。

  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開設「憲政與民主」之通識課程,除了教師講解之外,還要激發學生學習興趣,廣泛的透過課程,認識台灣的民主化過程,讓全球化時代大學通識教育,能夠深化民主與憲政之學習;也讓台灣通識教育多元文化課程能夠普及化,將民主思想傳揚出去。事實上,當今社會亂象百出,世界許多地方都是紛紛擾擾,尤以種族與族群的衝突最為棘手,人與人間的倫理也受到考驗。以華人世界來說,傳統社會儒家的倫理價值已不受重視,許多人不尊重自己,也不尊重他人;對於自己扮演的角色模糊不清,對於責任感、守本份,更是毫不在意。部分社會大眾或爭權奪利,甚少注意到倫理的分際及道德的準則,甚至忽略了義務的奉獻和責任的擔當。

  就台灣而言,在全球化衝擊之下,儒家思想的規範系統已經面臨了轉變的情境,加上民主化以後的台灣社會,又出現了許多新的失序現象,宗教規範只能由信徒自行遵守,新的民主法律規範有待繼續建立,傳統倫理規範系統中的「五倫」,似已不能完全規範現代台灣人的生活。面臨轉型的台灣社會,在文化的規範系統方面,傳統與現代的銜接不妥,在傳統規範尚未獲得重新詮釋之前,已失去其規範性,例如傳統的五倫就缺乏明確的「群我倫理」,傳統的道德規範,也缺乏可以明確約束現代社會之職業倫理或管理規範,因而難免造成社會失序的現象。

  針對全球倫理亂象,有志之士提出「全球倫理」概念,認為傳統儒家所講的五倫,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等,在舊社會中,似已夠用,但在現代社會中的人際關係,五倫的涵蓋面已經不夠,所以推動「心六倫」運動,把現代社會人與人之間互動的倫理,就其面向分為「家庭」、「生活」、「校園」、「自然」、「職場」、「族群」等六種倫理,稱為「心六倫」,希冀每一個人遵行「心六倫」的倫理觀;在「心六倫」中,倫理須有道德的配合 ,才能夠圓滿。提倡「心六倫」運動,最主要的目的有二:「提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幫助台灣社會與人心能夠淨化、平安、快樂、健康,進一步影響全球社會的民情風氣。

  台灣過去一向強調富而好禮的社會,「禮」是個人的美德,也是禮義之邦的表徵。因此,舉國上下仍要注重「禮」的重要性,不僅人人均要能知禮、守禮、行禮,政府更要提倡禮的規範與成德功效,從事禮義之邦之文化建設。針對目前社會上失禮的現象,政府部門有必要與學者共同合作,提倡一套正確與又合乎時宜的日常禮儀、祭祀儀與生命禮俗及節序禮俗等,使國家朝向「富而好禮」的目標而前進。尤其,大學的通識教育是非常重要的,要弘揚儒家的倫理觀,重塑文化的規範系統,非透過教育而不為功。

  因此,如何透過家庭教育、社會教育及學校教育,來傳播儒家的倫理道德觀,配合法治規範的步上軌道,使國人能體認儒家倫理學殊勝的意義,培養遵守各種規範、按義務而行的好習慣,藉以形成德行,提昇人格。把傳統的美德加以創新,以建立一個有道德、有禮貌、有秩序、有美感的社會,使個人與群體生活都能獲得動態而又和諧的發展。

  清華大學通識課程的重要目標,就是培養學生「禮貌、言貌、才貌、外貌,貌貌皆要;學識、常識、才識、知識,識識皆飽。」大學生各有其人生目標,但是每一個人的終極目標,就是在於追求善的圓滿完成,人人必須「擇善固執」,才能完成「天人合徳」之至善理想。

劉煥雲 老師
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副教授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