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宗瑞教授

  在我服務清華的歲月當中,有兩位引領社會風氣的同事,一位是龍應台,另一位就是林孝信了。孝信兄早年創辦《科學月刊》,其後推廣通識教育以及社區大學。從另一個角度看,在新知傳播與科普教育上,他的影響力涵蓋了高中教育,大學教育及成人教育。

  孝信兄從1998年開始就在清華大學教授相關的自然科學課程。課程內容包括〔無限〕之謎,空間的概念-科學的與文化的,時間的探討:文化及科學面向,數學與文化,混沌現象-內涵與影響,生活科技概論,科學名著與名片賞析等。顯然這些課程是屬於自然科學類的,其中有科普的,也有自然人文對話的知識。 而這些知識的推廣多少與《科學月刊》的宗旨是呼應的。

  之後,我有一段時間接掌了行政工作。那時總覺得清華校園存在兩種文化的差異與分野,這差異也不僅只是我個人的觀點 。在許多行政會議和主管的對話上常會聽說,希望人文社會學院能夠多開一些課程給理工學生;同時希望理工學院也可以開出一些自然科學課程給人文社會學生選讀。此一知識交流企望,數年後,前者早已達標,但後者一直沒有妥適地實現。

  今年有個機緣跟政大周校長聊天,他問我說在清華服務其間最遺憾的事情是什麼? 我回答他說,就是沒有辦法規劃出好的自然科學通識課程。在我的理想當中,理工學院教授開設自然科學通識課程,如果能以專業為基並在科學的哲學思考以及科學人文間的對話層次規劃,必將足以展現清華的傳統與特色。然而孝信兄作為兼任教席早就在實踐這教育的理念了。

  孝信兄因為保釣的政治因素沒有獲得博士學位,因此他的知識內容多少比較偏在科普層次。 然而他的課程名稱與理念依然是我個人內心企盼的自然科學通識課程典範。

  1999年,全國第二所社區大學在新竹成立,孝信兄接了首任青草湖社區大學校長。 社區大學成立之初,歷程非常艱辛,除了結合學術界與民間NGO組織,還有遊說中央地方政府與民意代表。 每年還有一個訂有主題的年會。這當中,孝信兄都是核心的成員, 幾乎在所有重要的場合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與讜論 。

  孝信兄對社區大學的發展基本上持有兩條路線。第一條是偏社會主義的,第二條則是聯繫通識教育與成人教育。清大通識中心還因為他的倡議,舉辦過一次通識教育與社區大學的研討會,並將相關發表論文刊登在當時候中心所舉辦的《通識教育季刊》。所謂社會主義路線指的是倡議公平正義的社會議題,同時為社會弱勢階層傳遞知識,這與黃武雄教授的高等教育解放路線有所不同 。 我後來接任社區大學的事務,也都相當重視這樣的路線,包括為機車行老板,身障團體,原住民與外籍配偶等規劃相關課程。

  在社區大學這一部分,我可以說是孝信兄的追隨者。而所謂的追隨並不是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而是非常自然的傳遞與協作。他一生不修邊幅,隨遇而安, 飲食更不計精麤 。某次我看到他的頭髮非常奇怪,就問他怎麼了,他回說他自己用剪刀修剪頭髮。更有一次, 我們因為參加社區大學年會共住一間旅館房間,他燈下手不離卷,臨上床後不消五秒便鼾聲大作。他每次跟人談論或請託公共的事務或構想,總是一派輕鬆,輕聲細語,讓人難以回絕,因為你總知道他所作所為正是這個社會應當該有的事。

  孝信兄少了一個博士學位,所以他這一生只能以兼任的方式在大學傳道授業。但是,真正說來,他的知識理念與社會參與卻是當今大學教授所普遍缺乏的。作為一類特殊的知識分子典型,他的辭世表徵了一個理想世代的結束,令人憂傷;但是他的遺產,包括科學教育,通識教育與成人教育相信仍將有後繼者持續接棒發展下去。

王俊秀教授 - 「憶孝信老師:心靈的巨人」

  1972就讀大學社會系期間,曾呼應保釣運動,半夜在輔大門口張貼「日本鬼子又來了」的大字報,1979年留學美國威斯康辛大學(Madison)期間,曾與台灣同學一起到明尼蘇達州參加保釣紀念遊行活動,在那個階段知道了名列黑名單,護照被註銷的孝信兄。後來我在解嚴那一年的12月回清華社會所任教,在1990年代初起,開始因通識教育與這位心靈與行動的巨人孝信兄結緣。

  還記得2005年10月8日,藉中原大學50周年慶舉行之「第十五屆的教師研習營」中,由你推動而正式推出「通識在線」,在線博物館同時開館,讓我有系統的書寫了系列回顧的文章與照片收集,先我從中回顧一些孝信兄的通識足跡。

  通識教育學會於1993與1994年籌備期間,即開始討論學會應該推動的事項,其中一項由當時科學月刊社總編輯林孝信先生所提出之「通識教育教師研習營」。當時的計劃目標為研習營每年舉辨一次,其目的在促進人文與自然科學教師知識之交流。後來辦理成效良好,已經成為一年舉辦二次。第一屆之主旨在於提供大學院校有志通識教育的人文社會科學教師研習科學知識,以增加人文教師對科學的認識,並有助通識教育的推展,而且強調研習營所介紹的科學知識,力求減少煩瑣細節,重視科學觀念的發展,及其對人類文化及對人類社會變遷的影響,並著重科學史及科學哲學的角度。

  因此第一屆通識教育教師研習營就以「人文與自然科學的交流」為主題,由教育部、通識教育學會與科學月刊社共同主辦,清華大學承辦,於1995 年2 月24 日(星期五)至26 日(星期日)假新竹縣竹東鎮大聖御花園舉行。研討範圍包括物理領域、數學領域、生物領域與生態領域,研討主題如下:哥白尼革命的意義、牛頓力學及其哲學影響、從熱力學的發現到訊息控制的理論、相對論與時空觀念的革命、量子力學與因果觀念的變遷、物理理論的統一與化約論思想的興起、從歐幾里得到公約論的發展、對稱觀念的興起及其影響、從數學嚴格化運動到數理邏輯的發展、演化論及遺傳學說、遺傳工程的發展及其社會影響、能量觀念及其互相轉化、「原子」思想的形成、「有限」與「無限」的觀念、數學上「無窮」觀念的發展。孝信兄當仁不讓,負責物理領域的主講。

  如今通識教育教師研習營已舉辦第33屆 (文化大學承辦),回顧第一屆研習營有以下特色:1) 唯一一次三天兩夜,後來的研習營只有一天;2) 在遊樂園舉行,後來的研習營都在校園內;3) 提供園內生態之旅,老師也要戶外學習;4) 有六位國中老師參加,後來的研習營以大學老師為主。

  台灣通識教育學會自1994年4月正式成立,週年慶即以「大學通識教育研討會」的方式呈現。研討會於1995年4月14及15兩天假中央大學大禮堂舉行,主題為:大學通識教育的實施與檢討。在1993年時,教育部曾經委託六所大學研擬「通識教育課程規劃研究」計畫,這六所大學為:中央大學、成功大學、台灣師大、東海大學、輔仁大學、藝術學院(現台北藝大)。藉此研討會發表規劃研究之結果,並且共商通識教育的未來,因此除了黃俊傑教授的主題演講:當前大學通識教育的實踐及其展望,研討會分成兩大部份:報告與座談會。兩場報告分由六校負責。

  而在會議現場由林孝信先生的士林書苑(Scholars’ Books)展示通識教育相關原文書,令人印象深刻(參見展示目錄)。林孝信先生當年因政治因素列名「留學生黑名單」,1987台灣解嚴後,方能回台,在科學教育、通識教育與社區大學的推動上扮演先驅角色,帶動許多學會的「第一次」。


學會第一次研討會士林書苑的現場書展

  由於他對通識教育的熱情,當我於1996-98借調至高雄技術學院(後來的高雄第一科大),邀請孝信兄就近從台南來任教,協助核心通識必修的「科技與社會」課程,同一時期,清華也邀請他教授相關的通識課程,還有社大等事情,顯示孝信兄從那時起早就全台跑透透,後來加上通識在線反攻大陸(使用在線就是孝信兄的陽謀),他也中國跑透透,我們懷念你在通識的開疆闢土:通識無國界。在高雄技院(名稱唸起來不好聽,還記得我們一起為此大笑吧,說一定要儘速改制換名)期間,曾以專業人員,企圖聘你為專任副教授,在校教評會以一票之差功敗垂成,如果當時成功,現在的歷史又會如何?

  大概因為來清華任教,就近就籌設了台灣第二所社大:新竹青草湖社大,在1999年1月成立,孝信兄擔任創校校長,作為在地NGO的一員,有機會相互支持,也留下了以下的合照。由於一起擔任通識學會的理事,一起參加許多屆他所倡議的教師研習營(28屆高雄大學合照),也在評鑑規劃與執行時有過相當多的討論與辯論,非常能夠體會他的理想性格,也一起認為推動通識是一種夢想,並一起主張:有夢最美,夢圓更美,夢醒悽美的革命情懷。孝信兄真的是一位心靈與行動的巨人,在有他召喚的努力下,台灣的通識教育形式上與結構上有了改善,但立基於學習者主體性的實踐仍需努力,感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卻先走了。


2003/6/14


2012/5/30-31  28屆通識教師研習營

  作為一位具左派性格的通識典範,我想藉綠黨的名言來形容這一位心靈與行動的巨人,孝信兄:你不是左派,更不是右派,你是前進派。你是我們共同的回憶,因此我們就是你,請繼續鞭策我們成為前進派,天上與人間都需要通識教育、社大與科學月刊,夢裡再相會。

林文源教授 - 「孝信老師與通識兩三事」

通識在線》是由林孝信老師倡議、「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主辦的通識教育刊物,創刊於2005年。這是一份以通識教育相關的深度報導、理念探討與意見交流為主要內容的雜誌。十年來已經累積相當豐富的成果,厚實台灣通識教育的土壤。本中心的「通識兩三事」構想來自《通識在線》,緣起於我早先閱讀時偶發的感觸。

   通識之異於其他專業在於各校教育理念不同且學生特質不一,在課程規劃與操作上更因師資、校院特質而有所差異,不但各校通識同仁需要交流避免閉門造車,在各校不同的風土民情下更應當交流,因地制宜地發展各自獨特通識風貌。因此,我們從2014年起嘗試向同仁邀稿,以每週的電子郵件加上網頁刊登形式,累積關於清大通識的理念、課程與其他點點滴滴。一方面,希望讓獨自忙於研究與教學的同仁,能夠有機會聽聽其他不同領域的同仁如何想通識、做通識與探索通識,在清華園沈澱專屬於清華人的通識土壤。另一方面,也借此平台連結《通識在線》,增加本校同仁向通識學界學習的一點管道。

   孝信老師長年在清大教學,是清大通識的一份子。我們甚早便知道孝信老師長期編輯「通識在線」深耕通識教育,對其中歷史源流、理念轉變、國際趨勢,甚至兩岸各校的發展轉折,都有深入了解。我從孝信老師在其中發表的文字與報導學習甚多。因此,從發行「通識兩三事」以來,便一直希望向孝信老師邀稿,為此單元增光啟發同仁。

   積極投入社會與教育實踐的孝信老師,總是十分忙碌。孝信老師一口答應邀約,之後數度見面也總是笑呵呵地說:「等忙完就寫。」直到上學期中,得知孝信老師的課程有異動,才了解孝信老師的確長期過於辛勞。雖然我們都勸他多休息,但樂觀的孝信老師這學期又來開課。印象相當深刻的是,與他深談此事時,孝信老師精神亦亦地對我說「學生都選課了,不要影響學生規劃」,秉持教學熱忱堅持開課。

   這時我不敢再跟孝信老師邀稿,希望他有空多休息。然而數度的深談,顯得更瘦的孝信老師反倒是神采奕奕地,積極地規劃、邀我一起舉辦各種通識交流活動。這讓我反而覺得擔心是多餘的,也衷心希望他能永久保持這樣的精神與活力。

   然而,總是天不從人願。

   對清華通識中心來說,孝信老師陪我們走過十八個寒暑,參與了清大通識的成長與轉變。雖然最後「通識兩三事」沒來得及請孝信老師特地為清大通識留下訊息。但我也知道孝信老師長久對通識的著述不懈,已經遠超乎我們多數人所能迄及。因此,我們特別請求《通識在線》的蔡傳暉主編允許我們挑選孝信老師的部分文字轉載,在「通識兩三事」與同仁分享。這或許是一生致力於教育推廣與實踐的孝信老師,會相當贊同的紀念形式。

   謹以本文紀念《通識在線》的「通識兩三事」的機緣,緬懷與孝信老師相遇。期盼他的教育與實踐精神滋養更多的同仁,在清華園育成更多樣、美麗的通識風景。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