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
  通識中心近期規劃了「自主學習」的試行辦法,最快106學年度就可以開始試辦。這是通識課程的一項創新,目的在於培養學生主動學習、問題解決、跨領域實踐等多項的綜合能力。這樣的學習方式對學生而言是充滿挑戰性的,但是所獲得的學習成果必定是豐富的,不是單一的能力指標所能衡量的。
學生可能會問:會花很多時間嗎?是不是很麻煩?計畫要怎麼產生?做不出來怎麼辦?這些問題,每一個其實都在考驗一項能力,關於:知識的多樣與統整性、縝密的計劃性思維、執行的堅持度,以及時間管理、衝突管理、人際互動、挫折容忍、彈性應變等各種能力。

二、自主學習的意涵
  「自主學習」在教育學領域中有多種理論,名稱也各異,如:self-regulated learning, self-directed learning, self-planned learning等。儘管這些概念都不盡相同,但還是有共同的精神和意涵,即認為「自主學習」是指:學生能主動積極地規劃與調整自身的學習歷程,達到預先設定的目標與成就。換句話說,它包含三個要素:(1)高度的內在動機;(2)有計劃的過程;(3)對學習結果有意識的監控、反思與調整。它要培養的是「學習如何學習」的後設能力。
  自主學習不等於自學,它強調學生的獨立,但不是封閉或孤立的。它注重以學習者為中心,卻仍需要專業者的指導或從旁協助,作為輔助的鷹架。並且,它更需要社會脈絡與社會資源,學生要學著如何連結、運用這些資源。
  廣義來說,自主學習是一種觀念,在各課程與科目中都可以包含自主學習的元素。狹義來說,自主學習是一種課程模式,讓學生規劃主題方案的設計,切實執行,從中達到學習的效果。後面這種便是清大的自主學習課程所採取的想法。

三、他校作法
  其他大學也發展了自主學習的規劃,各有不同的作法,我整理了幾種模式。
1.「專案」模式,以臺北醫學大學通識中心「專案自主學習先導計畫」為例。校方提出專案主題的大方向(都市農耕、職場技術優化),邀請學生參與並規劃細部的自主方案,完成後可獲得4-6學分,目的是完成整個專案計畫。
2.「提案競賽」模式,以輔仁大學學習中心「多元化學生自主學習競賽」為例。這個活動至今已經進行了12屆,由學生組隊自主提案並執行完成,評選後可獲得獎金兩萬至兩千元不等,目的是激發學生實踐夢想。
3.「課程延伸」模式,以台灣大學教學發展中心的「蒲公英自主學習計劃」為例。讓學生從現有課程來延伸,申請課後的自主討論活動,完成後獲得證書,目的是培養討論的風氣與人才。
4.「護照點數」模式,以中興大學「通識教育自主學習課程」為例。鼓勵學生參與校內的專題演講、研習營、各項展覽、表演、競賽等,完成後可獲得1-2學分或證書獎牌等,目的是養成課外學習的習慣。
  綜上所述,清大的自主學習和前面兩種比較相近,都是鼓勵學生自發性提出計畫,並按部就班執行完成。和北醫不同的地方是,清大並沒有限定專案內容,歡迎任何方向的提案。和輔大不同的是,清大有指導老師的協助並有獲得課程學分的要求,比較偏向計劃性的學習。

四、清大通識中心的自主學習
  關於主動規劃並完成一項學習方案,校內各專業學院都已經有專題實作方面的課程或規畫,相比之下,通識中心的「自主學習」有什麼不同呢?其特點列舉如下。
  第一,跨領域學習。鼓勵學生跨出現有的專業領域範圍,結合各學科的知識和人才,開始嘗試一種統整性的思維,並練習與其他領域的夥伴合作與對話。第二,生活周遭的問題解決。鼓勵學生從日常生活的觀察出發,發現身邊的問題,設想可改進的點子,讓學習和生活能夠有效結合。第三,孵育難以歸類的創新實驗方案。創意和創新的本身就是要突破既有的現狀,不被固定模式所侷限。因此新想法必然難以歸類,需要有一個實驗性的場域讓學生可以孵育、發展、試誤,而通識自主學習正是這個實驗場域。各種實驗性想法經過磨練之後,未來將有機會成為產業創新的前導或開端。
  基於以上各項特點,通識自主學習課程試辦期間,優先鼓勵問題解決和創新實踐類型的申請計畫,包含:(1)校園改善;(2)在地連結;(3)產業創新。學生除了可以自行構思方案之外,也可以參與校內老師或業界教師的計畫,或是仿照國外優良案例並嘗試複製。
  有哪些方案可以拿來申請自主學習呢?舉校園改善為例,校內許多資深老師長期觀察清大,對於校園環境有深入的了解,也曾提出各種新奇想法。例如,校園路標與導覽系統、校園藝術村、成功湖水質改善、落葉堆肥、校園紀念品文創設計、創意腳踏車架(魚骨頭型、摩天輪型、迴紋針型)、生命教育留言牆(死前要做的三件事、收過最重要的禮物)、假日說故事導覽員、fun theory垃圾桶等等。建議學生在構思自主學習方案前,不妨多作些訪談功課,掌握校內現成的珍貴資源。

五、結語
  有人問我:「自主學習」變成一個特定的計畫性課程,似乎有點奇怪,從教育的本質來看,學習不是本來就應該是「自主的」(autonomous)嗎?這是否意謂著:在台灣一般主流教育的情況下,學生大多是被動的、非自主的?
  由不同的人來回答這個問題,或許會產生不同的答案。但我想要強調兩點。第一,自主性可以看成像是光譜的概念,它在不同的學習型態中,所佔的份量會不同。目前規劃的通識自主學習,其自主性的成份是非常高的。第二,我們不必否認,台灣學生在主動性、自發性這些方面是偏低的。甚至大多數人從學校畢業之後,就不會再拿起書本了。承認這件事,為的是要去改變它。
  簡言之,自主學習不只是一項課程革新,也希望帶動觀念與氛圍的革新。使得「學習」不只侷限在教室課堂中,而能夠朝向終身學習、轉化學習、社會行動的方向而去。

蔣興儀 老師
國立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