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記者抓地文俠在日本大阪的報導)日本有三大簡易居所集中區:橫濱壽町、東京山谷、大阪釜ヶ崎,主要為日雇型勞工的集中處,工作不安定,常淪為街友,日本早期稱為浮浪者、野宿者,最近開始稱為Homeless。本次報導以大阪釜ヶ崎地區為主。在觀察中,巧遇慈濟第二次前往供餐,一起進入訪察與訪談,以作為台灣為街友作社會設計的參考。尤以2002年制定的無家者自立支援的特別處置法,將於2017年8月6日期滿,該區也發起聯署,希望可以繼續實施。

  訪察時段,救護車來載送病患、消防車來三次,有人放火。不能隨便照像,會有人過來干涉。三角公園有民間團體提供兩次稀飯,他們很有秩序的拿碗排隊,吃完並有人排班清洗餐具。訪察中曾與一位街友聊天,每個人都有大起大落的生命故事,他還曾到上海交大學中文。基於採訪倫理,不照正面,以尊重他們的隱私權。

  在離天王寺車站(該區號稱大阪的池袋)不到一公里的同一條路上的西成區,就是釜ヶ崎的所在地,戰後的1947以後,幾位市長都是社會黨,較為重視弱勢者,因此西日本地區的貧窮者、流浪者集中至此,因此自1950年代起就是日雇型勞工的集中處,並組成日雇勞工工會,發展出次文化,包括專門用語。不過在1961年至2008年間共發生24次暴動,常是抗議西成警察署的差別對待,例如當地警察以 450(日文發音骯髒之意)稱呼街友們。

  1970年代起,街友們組織起來,在冬天將至時展開「越冬鬥爭」,之後開始每年規劃舉行main day 祭(5/1) 與夏祭(8月中),加上5及10月兩次的音樂祭,也自許為社區營造者。 從該區可以遠眺2014年完成的日本第一高300公尺的地標大樓:阿倍野Harukas(東京山谷也能看見天空樹),特別讓人感受到日文所稱的「格差」,該區自1966年起又被稱為愛鄰區,街道邊居住著一群日雇型勞工,他們以1970年建成的愛鄰勞動福祉中心為就業招呼站,每天以瓶罐排隊,由雇主叫號分發工作。但並不能居住在內,有些仍住在該中心屋簷下,但另一批街友已移住2015年改建的愛鄰shelter,可容納448人,另有16間淋浴間及四台洗衣機。他們發展出公共性,例如6-21時之間不能進寢室,工作之外,組成各種社團、技訓、諮商時間、讀書會、街區守望。分工輪班清潔公共設施與設備。

  在釜ヶ崎地區協助的民間語宗教單位有救世軍、基督教協友會、基督教福音教會、天主教兒童之家、NPO法人釜ヶ崎支援機構,慈濟大阪分會從2017開始參與。其中尤以1999年成立的釜ヶ崎支援機構最為重要。一路走來,陸續開展園藝作業組、試用獎助制度、自行車資源回收(租車)、技術培訓、健康診斷、諮商:就業、健康、債務、藥物/賭博(一年約9000件)、販賣日本版大誌(big issues)等。並且協助執行大阪府的「高齡日雇型勞工就業自立支援計畫」以及大阪市的「愛鄰日雇型勞自立支援計畫」,2015年已服務2800人。例如海邊清理飄浮垃圾,需要200人,一個月六次,每天5700日元。又如大阪城清掃,有時會增加名額,以支持他們。

  在塗鴉中看到:我們只是幾條魚,無法改變河川的流向。但他們還是很努力的喊出:實現可以生活的釜ヶ崎。 該地區的街友們更在2011年,三次將回收修理後的自行車60台送給仙台311避難的災民家庭使用,該計畫常態性的將已被註銷的自行車回收再組裝,一些可以出售(搖籃牌C2C自行車每輛5900日元),一些改裝後發展該地區的出租自行車。由於該地區本來提供給街友的簡易住宿,因前述愛鄰shelter的完成,紛紛改裝成商業旅館,價格很便宜(800-2000日元一晚),也有50日元的飲料販賣機,200日元的麵等,而開始吸引外國背包客進住,且附近就是通天閣、動物園及市立美術館,所以租車也成生意。

  該地區與50年前比較,頗有街友社造的感覺,雖然仍有通緝犯以該區為藏匿首選、黑社會的辦公室也設在此區、孤獨死的個案仍發生(被視為街友者過世後發現他有4000萬現鈔)等,但以社會設計而論,將街友視為資源,而非問題,格局就會決定結局,例如該地區也開放學校的街友體驗營,他們就是業師。讓遊民成遊俠,讓人家成家人,讓他們被社會需要,就是回歸社會的開始。

參考連結: https://ja.wikipedia.org/wiki/あいりん地区

王俊秀 老師
國立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Close Menu